上海,一个老人因不能及时就医病重离世……

上海,一个老人因不能及时就医病重离世……

最近意志有点儿消沉,每天都要靠一点儿酒精的麻醉才能够睡去。国际形势风云变幻,国内疫情如火如荼,一条大河波浪宽,有人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有人不走寻常路,执意摸石头过河,后面还跟了一大群拥趸。水深被淹了,拥趸们鬼哭狼嚎,该去怪谁呢?

写了这么多年的公众号,每次都是为弱者发声,为鸡蛋向高墙讨一个说法,然后发现鸡蛋实在太多,根本管不过来,而且鸡蛋天生就是被碾轧至破碎的命运,除非鸡蛋自己变成坚硬的石头,否则永远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长期浸淫在蛋碎的悲剧故事里,有时候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想停笔,想逃离,想去一个远离这片土地的世外桃源,打一份平平淡淡的工,终老在与世无争的安静里。

然而,在成功逃离之前,我仍然不得不面对一睁眼就能看到的苍生苦难,仍然不得不在这已经半残的发声平台上,替他们发出一点点微弱的呼声,目的,只是希望这个世界能变得比前一秒钟更好一点。

今天在朋友圈里看到两个视频,一个是小区业主买了一大堆物资,结果门口保安不让带进小区,说什么他们买的不是生活必需品。在保安的只言片语中,大概听出来保安理解的生活必需品是油盐酱醋茶大米白面蔬菜什么的,而小区业主买的是酒水咖啡饮料等等。另外一个视频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被封锁在玻璃门里,网购了一袋蔬菜食物,本来是叫防疫人员过来开门把食物拿进来,结果防疫人员过来对着食物一顿喷雾消杀,然后拎走当垃圾扔掉了。尽管小伙子隔着玻璃门反复说已经没吃的了,但防疫人员说你没吃的不归他管,意思是扔掉他的食物防止接触传染才是他的工作。对于这些无视基本民生、忘记防疫初心的过度防疫手段,我不想给予任何评论。对于遭遇如此不幸的当事人,我想他们应该还没有到要被饿死的地步,否则不会还有那么好的心情去理论、去拍视频曝光、甚至去请律师维权,既然还没到快要被饿死的地步,那就不妨再忍忍、再克服克服。

今天我想重点说说的,是前天在公众号“好奇晓姐”上看到的一篇文章《我的爸爸 没了》,这篇文章一直徘徊在我的心头,两天挥之不去,我觉得还是要写一写才能纾解情绪。这是发生在上海的一个病人不能及时就医导致病情加重最后死亡的故事。从作者的描述中可以梳理出故事的大概脉络如下,作者的父亲因为脚趾疼痛于3月9号在华东医院做了下肢血管扩张手术,3月12日出院疼痛加剧不见好转,3月17日决定换个医院治疗,然而上海各大医院纷纷关闭,好不容易预约上瑞金医院没多久被通知门诊取消,又约龙华医院同样也被取消。3月21日小区被封闭,其父亲说再忍忍,配合国家防疫政策,等解封了再看医生,3月25日,其父亲疼的受不了在家惨叫,其母亲再去华东医院挂急诊,结果心血管外科门急诊外挂着医疗服务暂停的告示,只好回家继续忍着。后来实在忍不下去了,作者于4月2日在朋友圈求助,在好心网友的帮助下其父亲终于住进了某医院,然而病情已经到了必须高位截肢的地步,但即便如此,其父亲最终还是没熬下来,于4月6日撒手人寰。

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了那个哮喘病发去本院看急诊的上海护士,到了本院才发现急诊停诊去搞防疫了,哮喘病人就这样死在了转院的路上。

昨天的上海疫情新闻发布会上,卫健委发布数据称自3月1日以来,上海共确诊约13万例,只有一例是重症。腾讯的疫情地图上,上海死亡病例7人自2020年4月之后就没有再新增。13万例轻症,上海掌控的很好,这种掌控,消耗了多少医疗资源,我们不得而知。我们肉眼可见的,只有那些因医院停诊而死在路上或轻症拖成重症、重症拖成死人的无名人士,他们,并没有被列入疫情伤亡的大数据里。

新冠病毒的危害主要体现在短时间内集中爆发挤占大量医疗资源导致病人因医疗资源短缺而产生的伤亡上,现在这种提前把大量医疗资源投入在防疫上不惜停诊停疗只为控制13万例轻症其中12.7万都是无症状的搞法,是不是有点儿舍本逐末了。我知道我不是医疗专业人士,无权对此发表意见,写这些东西,只为救赎我自己内心的痛苦吧。人的命运,都是自己选择的,终究,还是得做点儿什么,不能躺平。

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式说法”

评论已关闭。